第八百四十五章 来临

没有人可能在那种环境之下生还,黑洞或者说发明了乌黑山脉和很多怪物的首恶,那个乌黑的洞口里边,恐怕便是人们概念之中的阴间吧。在那样的环境之下,是底子没有任何人可以活下来的,不说其他的,就说那近乎于无尽的怪物就足以将人撕成碎片。张昆只不过是一个元婴修士,放在大衍界之中可谓是何足挂齿,即便在极天城也并非最顶尖的存在。极天城主觉得自己恐怕误会了什么,而对张昆抱有极高的等待,或许那全部都仅仅幻觉罢了,一个元婴境的修士,可以斩灭暗皇级的存在,自身就现已是天大的奇观了,为什么他还会期许张昆可以破坏那个黑洞呢,恐怕这全部都仅仅一个幻觉吧。这一刻极天城主长叹了一声,沉着告知他这全部恐怕已然成为了定局,十刻钟过去了,张昆仍是一点点没有任何呈现的征兆!阿楚的俏脸此时变得惨白而冰凉,她呆呆地望着那个方向,心中满是丢失。第一次,她踏出了灵法塔和极天城,走向外面的国际,她也曾寄希望于张昆,或许那个少年说的都是真的,他可以将整个乌黑山脉荡平,让极天城的人们可以走出极天城壁的维护,看到外面的国际,她也可以和极天城主一同做回一对一般的兄妹。但是那惊骇的黑洞又怎样可能是人力可以炸毁的呢,千百年来,很多代人,都从前致力于这件事。惋惜很多的古籍记载了同一个成果,很多先贤的支付最终却只能换来失利这样一个令人心碎的结果!就算是张昆,这个异界来客,修炼着他们所不具有的元气,顺手就能拿出传说之中的圣器,这样的存在公然最终也难免失利吧?周围怪物的咆哮声就像浪潮一般传了过来,一波接着又一波,好像无尽一般,那么多的怪物,降临到这个国际上,足以将极天城屠灭很多遍,阿楚和极天城主难以相信接下来发作的工作,这样的结果难免太沉重了!天色暗了下来,又一个夜晚行将到来,跟着夜色而来的是那些怪物们振奋的咆哮声,它们眼中的猩红之色变得愈加浓郁了,每一只都好像野狼一般,想要将阿楚和极天城主撕裂,而此时的他们,现已失去了战役的才能,心能水晶现已彻底耗尽了,极天城主也疲乏备至,不能在发起那毁天灭地的攻势了!“轰!”就在这个时分,一声巨大的爆响传了过来,整个空间剧烈地颤动着,好像轮回创世,再造六合一般!“究竟发作了什么?”两人疑问不解,纷繁将目光朝那黑洞的方向投去,却见到本来安稳的固定在天边的黑洞此时居然发作了塌缩,周围的黑气一片紊乱,瞬间六合能量急速暴掠而来,周围的元气陷入了紊乱之中,就算是以阿楚和极天城主的精神力都无法感知到周围的元素之力了!“轰!”又是一声巨响,那黑洞剧烈地颤动了一下,发出了一道灿烂到极点的虹光,照亮了天边,好像太阳从头升起了一般,与此同时,黑洞忽然消失了!“什么,它消失了?”极天城主和阿楚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大为震慑,难以了解究竟发作了什么。给极天城带来了千万年暗影的乌黑山脉的首恶,那发明了很多乌黑怪物的黑洞居然就这样消失了,这怎样可能呢?就算是神,恐怕都不能撼动这样的存在吧?这个时分,一道血墨色的暗光划破天边,将空间倾碾成了废渣,虚空直接破碎了,空间剧烈颤动起来,整个国际都好像在震颤!“是……张昆!”阿楚惊呼出来,止住了眼泪。但是让所有人都难以预料的工作呈现了,只见那划过天边直入高天的张昆此时被一股稠密的乌黑气味所笼罩,他浑身上下,都流转着乌黑气味,他的面庞仍旧娟秀,乃至变得有些妖异,嘴角勾起的邪魅笑脸令人沉沦,双眸一仅仅朴实的乌黑之色,而别的一只,居然变成了深邃而尊贵的暗金之色!异色瞳孔,暗金色的眼眸,这绝非常人。并且他的额头上生出了一抹血墨色的花朵,摇曳生姿,透着一股不行侵略的威严。“他怎样变成了这样!他现在究竟是敌是友?”极天城主起先仍是欢喜,但是下一刻,立刻变成了惊骇和惊骇!浑身黑气笼罩,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浓郁的乌黑气味,在他看来,张昆必定是被那黑洞所同化,变成了和那些怪物相同的存在,失去了沉着,变成了乌黑的屠戮机器!“灭!”只听到一声威严的声响响起,张昆眸光一闪,看向了下方近乎无尽的乌黑山脉!这一刻,整个国际的万象万物好像都遵从了张昆的呼唤一般,无尽的元能涌动而起,会聚在他的身周,一股足以消灭国际的巨型黑色光轮慢慢在他的头上打开,掩盖周天,替代了群星在天空之中的方位,从南到北,从西到东都被乌黑天轮所掩盖!万千黑光在高天之上涌动,好像是结成了一个硕大的阵法一般,每一缕交错的暗黑元素都凝如本质一般,即便是千百里之外的极天城的居民们也都可以昂首看到天边忽然呈现的这道天轮,他们心中惶惶不安,连连跪俯下来,磕头祈求!跟着张昆的一声令下,乌黑天轮开端旋转起来,一道道黑色的光波宛如骤雨一般落下,每一丝雨线,好像都有消灭国际的神能一般,最终张昆大手一挥,爽性整个乌黑天轮都往下方砸了下来!这一下子就引发了震动整个国际的剧烈爆破,惊骇备至的灭世爆破足以炸毁全部,霹雷之声不绝于耳,高高扬起的尘土冲上了高天,亮起的黑色光辉足足有万丈之高,这一刻就好像至高天陨落一般,整个山脉足足方圆百万里的范围在顷刻间灰飞烟灭,好像直接被蒸发了一般!